炮竹声时远时近地传来

进入腊月后,零零散散的炮竹声时远时近地传来,空气中混合着淡淡的火药味儿,年的气息依稀可感。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腊月半,炮竹声愈加稠密紧凑,硝烟味儿更加浓烈刺鼻。扎着各种姿势然放炮竹的孩子满街跑,碎裂的炮皮残头随地可见。人们谈论的话题、互祝问候都与新年息息相关。即使行人手中的一张年画,一副对联,一对灯笼都能星星点点地折射出新年的光彩,散发出喜气儿,年味渐浓。

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后,山村的人们开始杀猪、祭灶,打这以后,人们便更加忙碌,扫房、拆洗、采购、走亲,忙得不亦乐乎。小城的市面上,火红的年货占据了半壁江山。从东到西,成捆的烟花炮竹,林立的年画对联,扎堆的彩灯饰品……琳琅满目,延绵数里,满街墨香飘绕,“火光”冲天,年味渐酣。

伴随着紧凑急促的鞭炮、振聋发聩的“撼天雷”,窗花、门神、福字、对联粉墨登场,相映生辉。“飞毛腿”吹着哨音,拖住“慧尾”直冲云霄,在云头炸响。“魔术弹”喷薄而出,腾空闪亮,又俯首绽放,异彩纷呈。夜,好不醒目悦耳!微微的寒风、现代的霓虹给年味平添了几分情调。就这样,年味被推至除夕极盛之巅。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