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旱地冰球第一人”陈新:做自己的英雄

在陈新的儿时记忆里,每当哮喘发作,世界就被两种巨大的声音包裹。每一种声音,都需要竭尽全力,才能发出。吸气时,是高亢的声音,像烧开的热水壶;吐气时,是相对粗犷的低音,好像回音重重。

那是80年代初期的福建省宁德市福安县的山区,没有哮喘的特效药。陈新的父亲只能坐在床头,一口口地给她喂米汤,直到陈新终于可以从躺着,变成半躺着,再渐渐平息自己的呼吸。有时候,米汤没有用,陈新的父亲就背着她去镇上的医院,山路迢迢,一走就是三四个小时。

很多父母总爱教育孩子,要保持健康的身体。但无论是说的人,还是听的人,似乎并没有采取多大的行动。

痛苦在记忆里,成了残存的片段,甚至会自动淡忘。就好像大脑在温柔地保护我们,用一种霸道的手段,无言地守护住我们的勇气。凡是你能面对的,都是过往;凡是你所经历的,皆为序章。

比如,医生说“没办法了,试试看运动吧”,病弱的陈新就被独自送去霞浦县的少体校,踢了整整十年的足球——是否孤独,是否吃力,不记得了。

那年她只有10岁,但她什么都懂,她知道自己要活下去,运动的苦不算什么。好在没几年后,她的哮喘也真的好了。

那时候体育生读大学,有个很朴素的门槛:无论任何体育项目,只要达到全国前六,即可。全国前六,好像只有一个指标,却足以劝退绝大多数的人;因为考清华北大,也不过是全国前6000名的样子。

关于训练的痛苦回忆,只剩下了3个模糊的片段:拉韧带很痛,大腿后侧全是乌青,几个月都消不掉;减重很痛苦,穿着紧身衣跑步,很饿,好像没有尽头;男女对打很痛,经常被打得躺在地上哭。

但陈新从没有放弃过,反而充满了希望,因为有人曾经告诉过她:“跆拳道,就是用踢足球的脚,去踢别人的头。”

一年多后,她如愿取得了全运会第三名的成绩,顺利进入了梦想的大学学府。——你看,如果意志坚定,且吃足了苦头,全国前六,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陈新毕业后,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担任体育老师。这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也相对清闲,一周只需要上一天半的课。

但陈新却很忧虑,这种忧虑难以被别人理解,她也并非为自己忧虑。她在大学校园里看到了太多的脆弱,如果概括来说,就是“柔弱的身体”与“脆弱的内心”。

大学男生体育测试,引体向上要做6个,才算及格。但好多男生,龇牙咧嘴地,把身体扭成一个麻花,依然完不成哪怕1个。陈新调整了规则,说只要在单杠上挂足45秒,也算及格。结果就算这样,还是有好多男生坚持不住。

大学生表面上积极参与体育课,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学分。虽在课上规规矩矩,下了课就会立刻在宿舍躺平,压根没有稳定的运动习惯,十有七八是亚健康的状态。

与此同时,中国青少年自杀率已经位居全球第一。官方心理健康发展报告显示,青少年抑郁率为24.6%,其中,中重度的抑郁为7.4%。

中国的孩子大多被指引了一条单一的道路:考高分,进名校,找个高薪的工作。除此之外,似乎一切都并不重要。当这些孩子经过12年的寒窗苦读,终于实现社会赋予的第一阶段目标后,反而却产生了迷茫。

一方面,读书阶段的青少年被保护得太好,根本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挫败,吃过真正的苦;另一方面,他们并不知道“我”存在的意义,如同浮萍一般,被社会的洪流和家长的期许推着走,内心是空洞的,并没有一个信念和希望支撑着他们。

每个人都应该成为一个健全的人,一个健康的人。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应当相信自己的力量,做自己的英雄,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和理想。

运动很纯粹。你吃多少的苦,就受多少的益;你付出多少的汗水,就能收获多少的自信。你会天然有目标感,因为你想赢,不想输;你需要与队友合作,于是你学会妥协;你不会总是赢,于是你变得坚强;你把握了一种确定性,于是你的人生总会有希望。

有些运动不容易上手,需要很强的技巧性,或复杂的装备和场地,比如溜冰、滑雪、攀岩;有些运动是个人项目,无法训练团队协作,比如跑步、武术、瑜伽;还有很多运动,看上去适合所有人,实际上对身体综合素质好的人有明显的优势,比如篮球、足球、羽毛球,小个子选手往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最重要的是,这项运动必须有趣。因为只有在过程中感受到快乐,这个行为才会持续下去,变成稳定的习惯。

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陈新上手很快,甚至还能指挥站位。队伍双方有男有女,体型差距也挺大。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瑞典女士,身材分外丰满,目测有200来斤,进攻时,她跑不快,跟在后面追不到球;防守时,她却能够利用身躯“优势”,阻挡在球门前。一场比赛下来,她累得气喘吁吁,却始终笑声不迭。

这项运动需要的装备堪称极简,一支塑料球杆,一个20克重的镂空塑料球,就可以在任何一个空地上玩起来。正常情况下是5对5,互相对应地减少人数,也可以玩。

2008年,陈新正式将“floorball”从瑞典引进中国,并为其命名了一个中文名字“旱地冰球”,成为了“中国旱地冰球第一人”。

凭借着体育人的坚韧,她带领这项运动,不仅走进了20多所学校,走进了上海市教委认可的体育联赛项目名单中,更在2014年6月,组建了中国旱地冰球大学生国家队,代表中国走向了世界的舞台。

在推广旱地冰球的过程中,陈新逐渐感觉到,大学已经接近单一化教育的终点。旱地冰球虽然能给大学生带来快乐,带来身体上的强健,却并不能够改变他们既有的认知,影响他们的价值体系。

如果能够在更早期的阶段,让运动更多地介入青少年的生活中,他们会不会拥有更底层的自信?

2016年,她获得了一笔400万的投资,却也面临了一项抉择:是辞去上海外国语大学教师一职,全身心地投入旱地冰球的青少年推广教育;还是维持现状,继续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副业,守住自己安稳的高校编制?

最终,在权衡了内心的价值排序后,陈新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觉得她疯了的决定:辞职,离开任教16年的大学校园。

同年,她成立了上海市一级体育协会:旱地冰球协会,以及维京旱地冰球俱乐部,励志将最优质的青少年体育教育服务于大众。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小胖子,因为经常感冒,已经在父母的督促下,尝试过篮球、足球、跆拳道,但都没有坚持下去。吉米说:“那些教练对我,和对别人,都是一样的。”在教练同样的要求下,速度和反应都慢半拍的他,没法做到和别人一样好。

陈新和别的教练不一样,她会直接指出学生的不足和优势,然后鼓励他们直面自己的短板,发挥自己的长板。吉米的优势是擅长防守,有比较好的“断球的感觉”,以及对全场视角的把控,经过分析和实战,吉米自己选择了后卫的位置。

陈新说:“孩子首先要有个性,要学会自己去做决策,自己提出并实践解决方案。”

除了疫情期间,吉米每周都会训练2小时的旱地冰球;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吉米还另外养成了每天跳绳的习惯,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身材匀称的帅小伙,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早已不落人后。

刚开始打比赛,只要丢了球,吉米就感到很愧疚,甚至忍不住哭鼻子;要是输了比赛,更是一整天都“软绵绵”的。旱地冰球和足球不同,场地更小,总面积是40米×20米,后卫也可以转身进攻。陈新问吉米:“你丢了一个球,但是你后面可以继续努力,再进两个球,对吗?”

去年12月的冠军赛,吉米所在的U12(12岁以下)队,对阵U15(15岁以下)的队伍,身体素质有显著的差异。在这场比赛中,因为吉米的防守失误,首先丢了一个球,但他沉着应对,善用技巧,通过防守反击,一个人进了两个球。

在推广旱地冰球的过程中,从小练体育的陈新因为圈子比较单纯,对人性的把控并没有那么熟稔,偶尔也会“丢球”。

刚创业没多久的时候,曾有人假意与她合作,从她这里获取了部分资源,随后另起名目,想要抢夺她在某个新地区的生意。陈新起初有些气愤,但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认为这不过是人性,仍然继续自己的步调,公平竞争。后来,在同一片地区,陈新让旱地冰球走进了120所学校;而后者却没有获得准入的资质。

在这个世界上,短期的利益偶尔会蒙蔽人心。做一个坚守初心的人,要比做一个没原则的人,更容易受伤。但同样的,最弥足珍贵的也是那份心无旁骛,无论外界的社会如何跌宕起伏,都坚守自己的原则,摒除杂念地向前走。

体育的赛场也好,商业的战场也罢,正如同硅谷流传的那句名言:“It is OK to fail.”(败又何妨)下一次,我会把丢的“球”,更多地赢回来。

陈新的丈夫是瑞典人。4年前,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她的家人全部回了瑞典。

受疫情影响,近几年,很多线下培训和比赛都无法正常开展。陈新的很多朋友都劝她,干脆别坚持了,和家人一起回瑞典享受去吧。陈新自己也特别喜欢瑞典,其家人所在的斯德哥尔摩位于波罗的海西岸,有14座岛屿和1个半岛,被70余座桥梁连接,被称为“北方威尼斯”,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

她也很喜欢瑞典的体育氛围。那里的体育俱乐部特别成熟,既有政府支持,也有企业赞助,还有会员充值年费,收入来源充沛。当地几乎每个人都有运动的习惯,体育运动这件事,似乎是流淌在每个人的血脉中的。

前两年,有个研究社会发展的瑞典留学生寄住在陈新家。陈新问他:“如何看待中国和欧洲对体育运动重视的差异?”

对方说,这是正常的社会进程。“我在中国研究了两个月,发现了一个中国非常牛的地方,在欧洲发展进程需要100年的事情,在中国可能只需要30到50年。”

到目前为止,体育教育在国内的重视程度仍然有限,旱地冰球也仍然是一个小众运动,但陈新相信,大约在一个代际后,中国的孩子将会真正享受运动带来的健康与快乐,从内心到身体,由内而外地坚强起来。

陈新很喜欢罗曼·罗兰的这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这项运动的规则真的很简单,两三分钟就交代完毕。不能用脚传球;不能跳跃;用球杆接球时,高度不可以高于膝盖;射门时,球杆不能高于腰部;球杆不可以伸入别人的两腿之间;其他就是诸如不可以手球、不可以拉扯、不可以用球杆撞人、不可以故意身体接触等最基础的运动规则。

一上场,你就会立刻被调动起来,全神于那一颗小小的冰球,忍不住用手上的球杆去抢夺。当然,你的对手也是如此,于是那种交锋的快感,几乎是在瞬间就点燃了起来。在两方交战的运动中,人会不自觉地变得更加本能,激发出平时隐匿的好胜心,好胜心加剧了争抢过程中的激情。只需要短短几分钟,你就忍不住想要喊上两嗓子,仿佛这样才能完全体现你的勇猛,最后就变成两个新手的“手忙嘴乱”。

我之前练过瑜伽,但我柔韧性极差,实际感受很痛苦,也可能确实没达到“感受你的身体”这样高深的意境;我也练过拳击,但我力量很差,实际在外人眼里,可能就像一个软脚虾在打猫猫拳……

不知道陈新老师如何评判我的旱地冰球首秀,但我自己感到非常快乐。这是一项能让人快乐的运动,也希望这份运动的快乐,你也能拥有。

A:女性的崛起,是未来势不可挡的趋势,从独立到自信再到担当。女性的高管和创业者会越来越多。而从这两年全球化女足关注度和欧洲的女足观看率也可以看到,更多人关注女性运动市场,因此女性相关的品牌与平台,在未来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度。

A:我一直期待着,能组建一支女子旱地冰球队伍,因为团队运动有对抗、有整齐一致的服装、有酷酷的装备,不仅能体现我们女性团结的一面,更可以展示个性的魅力,还会成为孩子们的榜样。

A:可能不是什么具体的物件,是光吧。也许你可以理解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信念,以及链接和滋养人的爱。

玖蓝,睿问专访主笔,前杂志文字主编,全网阅读量过百万的写作者。曾任职于解放集团、青年报,采访过100多位知名企业中高管及创业者,出版书籍《体验宁波》。

《Woman!》是阶乘符号 n! 的延伸,woman × woman,当「她们」有序地聚拢在一起,将释放非同凡响的ShePower。

我们希望用10年采访1000位有态度、有影响力的女性,见证和记录当代独立女性成长历程,用榜样的力量影响更多女性活出自我。

如果你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或你的身边有这样的女性,欢迎在公众号后台留言或邮件联系:

朱莉叶 丨 韩焱丨何浩丨 崇新云丨佳逸丨赵勤丨黄璘丨水姐丨朱炳瑄丨高蕾丨宇宙丨魏军丨陈航丨伏玟晓丨谢丽君丨Grace Chen丨施琳丨刘海岩丨朱岩梅丨刘琪丨唐晓彤丨王永利丨天边徐莉佳杨晔张荣会Roro钟菁董慧琴袁雁蒋全福柯娜狄蕾Coach Ken刘慕雅任晰夏利季云菁吴京凡王争李樵赵若虹马佳佳覃淑莉陈春虹金毓Rita景红椰子哥徐怡琴黄蔚周小畅叶蓓牛文鲍月红毛娅绮亢雅君Shell HuangElise豆豆李毓菁蒋颖黄耀君李侠顾朱挺朱琳吴迪壹壹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